增收不增利 宁德时代三季度财报道出电池行业之殇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03日

       北京报道一叶知秋。 自从上海新能源车展延期以来, 它释放的信号就是整个新能源行业的低迷。 作为新能源电池中的独角兽, 宁德时代公布业绩预告后, 股价持续下跌, 甚至逼近年内最低价。 财报显示, 今年前三季度, 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达到30.92亿元至35.68亿元, 同比增长30%至50%。 如此高的利润, 绝对是行业的佼佼者。 不过, 宁德时代也公布了第三季度业绩预告。 在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一栏中, 写明利润降幅可达20%。 这意味着今年前三季度的利润大不如前。 毛利率下降是财报重点增收不增利, 这也是宁德时代近几个季度财报反映的问题。 2015年至2018年, 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分别为38.64%、43.7%、36.29%、32.79%。 到2019年一季度, 已经下降到28.71%, 回到五年前的水平, 仅比2014年25.73%的毛利率高出三个百分点。
        季表现, 宁德时代认为, 一是部分产品售价下降导致毛利率下降。 二是由于三季度研发投入的增加和管理费用的增加, 费用占收入的比例有所上升。 事实上, 不仅是宁德时代, 国轩高科等动力电池厂商也面临着毛利润下滑的压力。 光大证券研报显示, 镍钴锰(NCM)和磷酸铁锂(LFP)电池组价格自2019年以来大幅下跌, 目前价格分别为1025元和875元/千瓦时, 这为CATL等电池制造商带来了毛利率。 向下。 作为龙头企业, 宁德时代的毛利率有所下降, 其他动力电池企业的自然利润也有所下降。 国轩高科(002074)2019年半年报显示, 公司毛利率为29.5%, 同比下降4.2个百分点, 净利润率为9.7%, 同比。 下降 8.2 个百分点。
        鹏辉能源(300438)半年报显示, 利润为12296.68万元至14942.8万元, 同比下降4%-21%。 此外, 宁德时代毛利率的下降与成本上升有一定的关系。 根据瑞银的研究数据, 虽然宁德时代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动力电池制造商, 并且已经占据了我国动力电池装机量的头把交椅, 但成本控制与国际先进水平仍有不少差距。 宁德时代的现状也反映出我国动力电池企业在成本控制方面的短板。 2018年底,

投资分析机构瑞银拆解了国际四大供应商的锂离子电池, 发现特斯拉供应商松下的锂离子电池成本为111美元/千瓦时, LG化学的成本为148美元。 /千瓦时。
        千瓦时, 三星和宁德时代的电池成本超过$150/kwh、其中宁德时代的电池成本最高。 公开数据显示, 2015年、2016年、2017年电池成本也呈下降趋势, 分别为1.33元/Wh、1.13元/Wh和0.91元/Wh, 但宁德时代的毛利为 不乐观。 2015年宁德时代每瓦时毛利为0.95元,

2016年为0.9元。 2017年这个数据几乎减半, 只有0.5元。 企业降价压力, 国内新能源销量全线下滑, 主要受补贴大幅下滑的影响。 只要政策是“强制”的, 而不是真正的内需带动的市场, 一旦政策退潮, 浑水摸鱼的虾蟹必然露出雏形。 乘联会公布的数据显示, 9月份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销售6.5万辆, 同比下降33.4%。 其中, 纯电动乘用车批发增速同比增长-31%, 插电混动车型同比下降44%。 这在 9 月或个别车企的下滑中并不算特别糟糕。 从2019年上半年的销售完成情况来看, 所有新能源车企的销售目标均未完成, 而取得较好业绩的江淮新能源也不足。 50%。
        与传统车企相比, 造车新势力的完成率更是牵强附会。 其中, 合众仅完成14.7%, 新特完成2.3%。 今年6月26日以来, 新能源汽车补贴大幅下滑。 而新能源汽车也迎来销量连续三降。 连锁反应下, 车企也加大了对电池企业的降价力度, 这让电池企业压力很大。 新能源汽车专家万福表示:近年来, 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价格一直在下降, 目前1千瓦时1100元左右。 随着新能源汽车的普及,

规模效应越来越明显。 同时, 电池储能技术的突破将进一步降低价格。 预计到明年, 每度电成本应低于1000元。 国轩高科工程研究院院长蔡毅曾公开表示, 近两年补贴以每年30%的速度下滑, 给整个动力电池行业带来很大压力。 过去, 主机厂基本上直接将动力电池的价格和补贴金额与能拿到的补贴金额直接挂钩。 如果补贴完全退出, 主机厂对动力电池企业的价格压力将是一样的。 的增长。 业内专家普遍认为, 动力电池行业加速洗牌, 竞争加剧, 补贴减少, 将导致电池价格大幅下滑, 企业毛利下滑。 采购价格、材料成本、设备折旧等也是影响电池企业毛利率的重要因素。
        多方反馈显示, 2019年动力电池企业毛利率普遍大幅下滑, 部分企业动力电池业务平均毛利率不足10%。 可以预见, 随着2020年国内新能源汽车补贴的取消, 动力电池企业将不可避免地面临一次大洗牌。 习惯于在政策利好营造的温室中生存的电池企业, 除了努力提高动力电池的功率和能量密度外。除了控制安全问题外, 还需要慎重考虑解除壁垒后如何应对残酷的市场环境。 编辑:于建平主编:赵云

Copyright © 2000-2016 当升科技有限公司 dangshengkej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scottibob.com)